当前位置: 首页 >> 一世芳华 >> 【嬴政/李世民】龙凤劫 >> 第七章,犯人和刺客全没了,如何交差。      
第七章,犯人和刺客全没了,如何交差。
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   目录 上一页
第七章,犯人和刺客全没了,如何交差。

    李世民多日没有迈出过寝宫一步,直到启程这一天,出宫登车,他才看清王贲所带的队伍人数并不多,前后行列不过百人而已。他忐忑不安的内心随之升起铤而走险的念头。
    但所谓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这一场大病让他有点担心自己的体力,是否负担得起自己脑海中那危险的想法。
    他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,陌生的世界,衣食住行、生活习惯,全都不适应;心情烦闷,心思絮乱,至今也没想好要何去何从。但日前听王贲说到咸阳,“长安故咸阳”,不禁勾起他对长安的念想。
    无论如何,总得先到长安故地去看看,也许能找到什么......至于找到什么呢,那只有天知道,如今他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狭小的马车又颠簸得过分,把他一肚子火气也颠得水涨船高。两天路程下来,连给他送水端药的宫女也不敢抬头看他的脸了。之前她们可是偷偷地观察他,莺莺燕燕。
    到了第四日午后,马车已行至秦岭山道,八百年岁月,王朝与都城几经变迁,面目全非,只有这秦岭依旧屹立,亘古不变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李世民不禁掀开车窗,仰望群山,但见高峰深涧,碧秀如初,还是熟悉的模样,几乎要令他以为回到了大唐,回到了长安。他甚至开始期待越过秦岭,就能眺望见他所熟悉的那座唐长安城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但已经接受了现实的他,心中也清楚,这是不可能的。他心情复杂地放下车帘,回头就发现同车的王贲在观察他,见他回头,便若无其事地转开目光。
    几日来王贲一直是一身皮甲,骑马行在他车旁,但今日却舍马就车,与他同乘,似有提防。车内狭小,两人各据一边,盘腿坐在一席软垫上,大半天无话可谈,少不了面面相觑。
    此时李世民不禁发问:“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?”
    “嗯?”王贲淡淡一笑,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有点好奇。”
    “好奇?”李世民目光转动,“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?”
    王贲挑眉看了看他,然后抿嘴道:“也是啊,这没人说话也是挺无聊哦。那我们就聊聊吧。”
    他咳嗽了两声,坐正了面对李世民:“听你的口音,你不是秦国人吧?”
    唐代的官方语言已经与秦汉时期有了较大的差异,一则是因为年代相隔久远,二则是经过了三百年五胡乱华,唐时所谓的“洛下正音”也掺杂了一定的胡音、胡词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但双方今日尚能用语音交流,明白大致含义,也算是超越时间了。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    “但我看你刚才望着山川河流发呆,好像有留恋的意思。”
    李世民回答:“那是因为我出生在咸阳。”
    “你出生在咸阳?”王贲进一步问道:“我听说你姓李,陇西李。可我却不知道李信有一个你这样的亲戚。”
    李世民一笑:“你想查我的来历?”
    “要是查得出来,我也不必开口了。你可真行啊,出现在阳国王宫,身穿大王的衣服,可这宫中上至王公,下至奴婢,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的来历。”
    “这么说你已经盘查过了。”
    王贲两手一摊:“可惜一无所获,没有人认识你。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李世民淡然道:“你的主人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,我没有回答他,又怎么会回答你?”
    “赵哥?”王贲问道:“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?”
    李世民笑而不语。
    王贲不得不疑心:“你不会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,故意接近他吧?”
    李世民不快地道:“我并不想接近他,是他自己追上来的,我避之唯恐不及!”
    王贲叹了口气,又道:“本将军并不想带你这样来路不明的人入宫。宫中有宫中的制度,一切进入王宫的人,即使是最下的奴仆,出身来历都要清清楚楚备录在案。你是他特别交代的,我王命难违,只能护送你入宫。但本将军执掌朗卫,宿卫禁宫门户,职责所在,我若发现你对大王有威胁,随时可以拿你治罪。”
    李世民眼睛一亮:“既然如此,你何必一定要押我入宫?此处林深,何不纵鸟于林,你我都方便?”
    王贲冷笑道:“对不住啊,王命难违,不把你带回去,我这颗脑袋就得搬家。这是他亲口说的!”
    李世民长长叹了口气,看来还是只能冒险一搏,没有别的办法。他此时手无寸铁,宝剑神弓都不在身边,不禁将目光暗投到王贲身上。
    王贲一身青铜镶嵌皮甲,腰悬利剑,英武而沉着,并不是容易下手的对象。
    如此又行了半个时辰,忽然一阵骚动,密林里跳出一队黑衣蒙面的人,个个手持弓箭,一时间箭如飞蝗,纷纷雨下,将这百人的队伍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王贲大惊而起,伸手掀开车门,同时一只黑箭擦过他的手背,“哆”一声扎在李世民耳畔的木棱上,箭尾白羽兀自抖动不已。
    “小心!”王贲忙关闭车门,转身向李世民扑过来:“快趴下!”
    更多的箭矢穿透纱窗,噼噼啪啪落满车厢,这股劲头好一阵才减弱。
    王贲把李世民护在身下,抬头从窗上的洞孔向外望去,看见那些黑衣人跳出林子,手握刀剑,围杀过来,见人就砍。
    忽然腰间一痛,被李世民曲起膝盖,狠击在他腰侧,把他撞到一边。
    王贲咬牙指着他道:“你――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李世民不理会他,他知道王贲不会对他动手,因此有恃无恐。他翻身而起,屈膝蹲在车门前,一手按上车门,大声叫道:“御手何在?”
    驾车的士兵已经被弓箭射倒,外面兵戈相交,一片混乱。
    李世民见状就要自己上前驾马,被王贲从后面一把按住肩膀:“你给我好好待着!”
    他跨出车厢上前,一手拿起马鞭,一手还揉着腰侧――李世民的力道还真狠!
    马车冒着箭矢在秦岭山道上奔驰,把刺客和士兵都抛在了身后。
    转过两道弯拐,弓箭也追不上他们了。这时“呛”一声金鸣,王贲腰上的铁剑被李世民从身后抽出,架在他的脖子上。
    王贲大惊道:“你干什么?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李世民没有回答,只一脚用足了力气把他踢下马车,摔进一片灌木丛中,自己接过驾驭的马绳,扬长而去。
    王贲一身狼狈地爬起来,脑子里还晕眩了片刻,脚步漂浮踩不对方向。
    “站住!混蛋!”他一回复过来立刻拔腿就追,心里把李世民全家问候了十八遍。
    这小子真是深藏不露,而且下手令人措不及防!
    不过他并没有追多远,因为李世民的马车没能走多远,刚到下一个拐点,急转弯的斜坡口上,一块巨大的岩石横亘在山道中央。
    马车急刹而止,树林中霎时跳出七八个黑衣蒙面的壮汉子,把马车团团围住。
    李世民全身警戒,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想要做什么?”
    没有回应。黑衣汉子们举起了手中的刀剑,目光就如盯住猎物的饿狼,下一瞬就要扑上来撕碎目标。
    李世民看出来了,这些人不仅仅是刺客,更是训练有素的杀手,只以达到目的为唯一行动准则,其他一切都看不进眼里,包括自己的身家性命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这些人犹如冰冷的杀人工具,但是李世民不明白的是,他初到这个世界,没有任何利益纠纷、人情关系,何以遭遇今天这一出?
    “我和你们素不相识,你们为何要取我的命?”
    没有人出声,八名杀手一步一步向他逼近。
    “不回答?我再问你们一句,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?”
    八个人一齐向他掩杀,李世民手握铁剑,跃下马车,一个人与他们搏杀起来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这八个人自然都是当世一流的杀手,出手之迅猛无情,犹如完美的机器一般。他们寻找李世民身上的弱点,就如水漫过来,有缝隙和漏洞则必然显现,无可隐藏。
    李世民的身高体魄已经是男人中的佼佼者,这八个人却都比他更加高大雄伟。短暂的搏杀后,李世民杀了一个,伤了两个,但没有冲出杀手的包围。
    即使他像百兽之王一样勇武强悍,但若被困住,一旦耐力耗尽,这些猛兽就会像洪水一样将他淹没、吞噬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王贲靠着两条腿,气喘吁吁地追上了马车,就看见这些杀手围剿李世民的情景。他没有马上过去援手,而是双手撑着大腿,弓腰在一旁喘气看戏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以他心里的气,简直不想救助李世民。这小子这么可恶,活该他自找苦吃!要不是嬴政临行前交代,要他把李世民毫发无损地送到咸阳,他才不管他死活!
    重点是那句“毫发无损”,所以他被李世民踢了打了,也不能还手,活活憋了一肚子鸟气!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刺客们早也发现王贲到了,但王贲不过去,刺客也不过来,只集中力量对付李世民。
    王贲在边上看了一会,一边观察李世民的虚实。他倒是没想到李世民的武功如此之好,凭他们家大王的身手,应该是抓不到这个人的。他不禁又疑心李世民故意示弱,假作俘虏,是为了接近嬴政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他看到死在地上的刺客,走过去,捡起刺客的刀,看了看,不由脸色一变。
    原来刀上淬有剧毒,见血立杀!形势凶险,不容细想,他这才加入敌阵,和李世民背靠背共同作战。
    一番厮杀后,李世民又杀了两个,王贲杀了四个,逼问最后一个刺客:“你们不是普通的强盗,而是什么人眷养的死士,说!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那刺客就如哑巴一般,一字不吐,举刀割了自己的脖子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王贲想阻止都来不及,只能蹲下来,拉下刺客的面巾,一个个全都是陌生又普通的面孔,却令他更加肯定:“果然是死士!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李世民见线索已断,得不到什么情报,不再停留,立即迈大步向树林里奔去,意在借地利甩掉王贲。
    王贲慢了一步,忙扔了死人,从后面追上去。
    “站住!李二郎,休想逃走!”
    两人在树林中前后追逐,距离慢慢拉近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李世民健步如飞,冲上了一道陡峭的土梁,王贲紧追而上,没想到李世民站在梁上,突然转身,居高临下一剑砍下来,险些削掉王贲的脑袋。
    王贲沿着陡坡一路滚下来,把头盔也滚掉了。李世民站在高处看到他的狼狈,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    王贲爬起来,从梁下仰望,只看到他白色的衣袂一闪而逝,树林中还遗留着他未消失的笑声。
   “该死的!”王贲咬牙切齿,捡起头盔,又追了上去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虽然李世民踪影已远,但王贲仍穷追不舍。他就不信了,已经到了大秦帝国之都城附近,还能走脱得了朝廷的要犯?!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再向前追,就出了秦岭,逼近灞水。李世民并未窜入深山老林去做野人,他走的方向也是咸阳的方向。
    王贲一口气追到灞河,踏上白鹿原,这块广阔的黄土堆台上,茂草如海浪起伏一望无际,仿佛延伸到地平线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夕阳下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驶来,看得出车厢上的彩绘云纹,应是贵族之家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王贲一身血污,手持利剑,上前拦住马车:“停车!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驾马的驭手竟也不是一般人,衣着讲究,腰挂宝剑,见王贲这般凶煞的模样也不惊怕,呵斥道:“什么人竟敢拦截我主人的车驾?”
    王贲叫道:“我在追捕逃犯,叫你的主人把马车打开,我要查车!”
    “大胆!你可知道我家主人是谁?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“不管他是谁,我奉王命办事,若是走脱了这个逃犯,你家主人也会受到牵连。快把车门打开!”
    驭手不动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王贲面色冷硬,自己上前要开车门。驭手目光灼灼盯着王贲,把手按在了腰间宝剑上。
    王贲当然看见了,更加怀疑这辆马车有问题。
    这时一个声音响起:“这不是郎中令王贲吗?”
    王贲一怔,这个声音……难道是……
    车窗被掀开一角,露出一张年轻而英武的少年的面孔,头戴白玉小冠,身穿暗红色凤鸟花卉纹直裾袍,十分华贵气派。
    见到这个人,王贲大惊失色,单膝跪地道:“小人王贲拜见长安君!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长安君成蟜,是秦王嬴政的弟弟,今年也不过才十九岁。
    成蟜十分不快地道:“王贲,你要查我的马车吗?”
    王贲低头道:“小人不敢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“我看你也不敢!”成蟜冷冷道:“就算是王兄亲自来,他也不会盘查我的车驾。”
   王贲禀告道: “小人冒犯长安君,罪该万死!只是小人也是实在不得已,若是走失了这个逃犯,王贲将性命不保,因此才斗胆......”
    成蟜喝道:“你还敢狡辩!你一个狗东西,假借王兄的威名,就敢仗势欺人,横行霸道,这次骑到我的头上来了!我就算替王兄教训你,他也还得感谢我。”
    王贲敢怒不敢言,低头谢罪道:“王贲不知是长安君的车驾,更不敢对长安君有丝毫不敬,请长安君恕罪。”
    “罢了。”成蟜叹息一声:“念在你这次也是执行公务,本公子今日出游灞上,也是图个乐字,就不跟你计较。”
    “谢长安君。”
    成蟜又饶有兴趣地问:“王贲,你倒是说说,你在追什么样的逃犯。本公子若是遇上,帮你拿下他如何?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 “不敢劳驾长安君。此人本是阳国的国君,此次蒙恬伐阳,将他灭国掳回。我奉大王之命押送他回咸阳,不想方才遭遇刺客截杀,让他趁机逃走了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成蟜皱眉道:“刺客?什么样的刺客?可有抓到活口?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王贲摇头:“这伙刺客训练有素,很难留下线索。”
    “你这个将军是怎么当的?走失了逃犯,又抓不到刺客?王兄用你真是失策!”
    “小人知罪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    成蟜不再理他,放下车帘,呼马夫起行。
    马车从王贲的身边吱吱驶过,王贲站了起来,目送马车远去,眼中又充满疑虑。
一世芳华于2017-07-31 11:52发布
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   目录 上一页
要发表评论,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