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北冥有烤鱼 >> 【瓶邪】藏龙 >> 第一章      
第一章
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   下一页 目录
絮言絮语 当时在写这篇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分章节段落,各位在看的时候如果发现章节分的很奇怪,不要觉得太奇怪,因为本身就很奇怪啊(摊手。)
故事的起因很简单——“倒斗,摸金,家族事业。”
当然,就算格式一样,主角也不会是Sam AND Dean Winchester。主人公满脸抑郁的合上手提电脑,虽然《邪恶力量》什么的还是挺好看的,不过太假了。嗯,粽子可不是这样的,以前下斗时候碰到过几个,最惊险的一次也用1932年的黑驴蹄子给搞定了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至于龙——呵呵,龙它大爷,哪来的龙?小爷我只听三叔说过雪山里有一人长的大蚰蜒,可没听说有挖皇陵挖到龙的。要是龙真长那么多脚,天子岂不都是老妖精了?
想到这里,吴邪禁不住摇了摇头,把乱七八糟的古怪想法从脑海里驱逐出去,心说:小爷我古董店开的好好的,倒霉三叔非得叫小爷我跟着学习倒斗...倒你大爷!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哦不对,他大爷就得是我大爷爷了。
好吧,倒你妹!
他妹似乎算是我姑奶奶?好像也不行....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所以得出结论,吴三省你就是个坑爹货。
吴邪略有一点头疼,他看了看手机,心说三叔这老小子英文字母不识几个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学会发短信了。转念一想,或许这短信是潘子发的也说不准。
“大侄子,有油斗,速来我盘口。”
还是最流行的三段式。
吴邪想都没想,回了一句:“牙疼,不去。”
这句半真半假,反正现在是旺季,自己店里有油水的东西进的快出的也快,不愁钱赚,何必跟他三叔趟这趟浑水,所以吴邪自然是不想去的;更何况,接手三叔那档子事儿之后,自己顶多也就是小打小闹一下,哪怕进到深山老林,倒的也就是些个不大不小的古墓,粽子见过不少,但会蹦跶的一只手都能数过来,可就这样,自己也给吓了个半死。
倒斗么,完全是提着脑袋干活,何必——吴邪在懒人沙发上翻了个身——我可没三叔那种冒险精神。
至于那句“牙疼”么,吴邪牙不疼,只是想到三叔就有点牙根痒痒。哎,这一定是错觉。
另外一边——
吴三省拿着刚买不久的苹果手机,听着铃声一响,心说大侄子回短信了...可惜,他却死活找不到解锁键...
“卧槽!二哥,你给我了个什么坑爹货!”
茶楼一层,一道冷冷的目光扫了上来...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……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二哥,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呵呵呵呵呵呵呵,你爹就是我爹…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话一出口,吴三省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,这不废话么!
可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只听不远处传来了吴二白上楼的脚步声…

今天不知道犯了什么太岁,一个现代陵墓中,一只粽子觉得鼻子有点痒痒,总想打喷嚏。陵墓上方的石碑上,赫然写着“吴老狗之墓”。

后来,由于种种原因,吴三省搞不定苹果,就默认他家大侄子会到盘口来找自己;而吴邪看着自个儿三叔半天没有动静,以为老人家生气了,虽然百般不乐意,第二天也还是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到了他三叔的地盘。
于是,两个同样迟到一天的家伙就这么见了一面,皆大欢喜。
吴三省看着吴邪,马上就招呼进了里屋,随后叫潘子到保险箱里取出一只精致的金丝楠木盒子,故作神秘的塞到吴邪手中。
“大侄子,你打开看看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吴邪觉得奇怪,心说——你一大老爷们儿拿出个雕花描金的妆奁匣子做什么,怎么着?给我准备嫁妆么,也不对啊,我是你侄子,又不是你侄女儿。
想着,他便狐疑的打开盒子,只见古色古香的木匣当中躺着一张有些褪色的明黄色帛书。
“咦?”吴邪轻声叹道,看来是好东西啊。“三叔,这是什么?”
“你小子没见过了吧,”吴三省故作深沉,伸手就将帛书取出,小心翼翼的铺在自己那个花梨木长桌上,“这是你三叔费劲千辛万苦,托了不知道多少人,才得到的一份古卷,你看——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随着吴三省的话音,吴邪凑上前去仔细查看,就看到帛书上以一种难以形容的方式描绘着几道简单线条,由右上到左下,勾勒出的似乎是一只大鸟的样子。
“这是什么?三叔,你这是弄到了个古代小孩的涂鸦了么?啧啧。”吴邪又想了想,既然他三叔费了千辛万苦,估计这涂鸦不是简单货色。对了!黄帛古卷,这是出自帝王家啊,想着,他又道:“难不成…这是古代太子的涂鸦!三叔,你好样的啊,这真是文物考古价值与商品价值并重哇!”
吴三省一听,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:“小孩涂鸦?你家小孩涂鸦成这样!”
吴邪瞬间会意:“是是是,你大侄子我小时候比这货画的好多了。”
听吴邪如是说,这当三叔的差点厥过去,好在潘子在旁眼疾手快,一把扶住,然后瞬间从口袋里掏出了个黑乎乎的玩意。
吴邪吓了一跳,以为是枪,心想,潘子啊潘子,你再忠心也不至于崩了我吧。然后定睛一看,原来是三叔的那只苹果,潘子拿着正准备拨120.
而另外一边,吴三省见自己的伙计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开了锁,不由满脸幽怨。他咳了两声,再度站好,招呼吴邪过去。
“你看这个,像什么?”
吴邪郁闷,定睛一看:“像个鸟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只听啪的一声,吴三省一巴掌拍在吴邪脑袋上:“好好说话!”
吴邪委屈,自己说的是实话好么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你难道就没看出来,这图上画的是个龙脉?”
吴邪心说,我真没看出来啊,你家龙脉长个鸟样。
“这都看不出来?我给你指一下——”说着,吴三省就抽出了一支记号笔,吴邪一看立刻要夺——那还了得,上古帛书你就算是我三叔也不能用记号笔描画啊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可还没容吴邪动作,吴三省想变戏法似的抽出了一张照片,照片内容赫然便是桌上这张帛书。
吴邪顿时哭笑不得。
随后,吴三省很快就在照片上描出一个形状,自东北向西南而下,活脱脱是一条蟠龙的形状。吴邪哑然,但是看了没多久,就觉得不太对。
“三叔,你看你把鸟的脊椎骨描出来,翅膀怎么办?”
吴三省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大侄子那句“像个鸟”不是脏话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你这孩子咋那么轴呢?”吴三省指着照片,“这是龙脉,不是个鸟!你看——”
说着,他点了点所谓的“鸟翅膀”,问道:“像什么?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吴邪左看右看,不知所以然,这几道线迹,像是横亘的山峰?好像不是,从来没见过中国哪个地方有这么对称的山峰…等等!对称?
这个怎么那么像是……
“卦象!”吴邪脱口而出。
吴三省一脸赞许。
“可是啊,三叔,你整这个八卦龙是要干嘛呢?”
吴三省的笑容瞬间僵住——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啊你不懂!
“这其实是一张古地图,”吴三省身为长辈,只能循循善诱,“一开始我也没弄明白这上面画的到底是什么意思,直到有一天,在你二叔家看到一张古时候的行军图。”
“这里,”他指了指线条的最顶端,“还有这里,”他又点了点线条最底端,“这个走向正好便是从长白山,横亘秦岭,终于南海,龙头至龙尾的方位。你也知道,太行,长白就是天下最大的龙脉,而这一条,很显然是帝王之脉。”
“然后呢?”吴邪一听,来了兴致,他也懒得追究三叔为什么跑到二叔家里去找灵感的事情,“那你的意思是,这图上画的是个油斗的位置?”
吴三省点头,换了红色记号笔,在龙脉地方圈了一笔:“你看这里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比对地图,他画下的地方正巧是长白山的一座支脉山峰,说来也怪,比起龙首长白,这条支脉看上去的线条更重一些,只要留心,就能注意得到。
吴邪皱眉,如果是这样,这张图分明是在告诉看图者“到那里去”。这种事情细想起来,很不符合常理,想来这图以黄帛书写,自然出自皇家,看着年代很是久远,若是墓主留下,自然是为了让后人得以祭祀,可根据经验而言,给后人留下的地图必是繁复的很,怎么可能这么清楚明白?而如果这图是后来盗墓者留下,似乎也说不通,先不说帛书的年代,就说你一倒斗的,自己倒完了还留图纸,是要当活雷锋的节奏么——然后图上落个款“请叫我红领巾”?闹哪样。
吴三省看出吴邪已经得知端倪,也算是松了一口气——这小子虽然笨,但还不傻,我吴家有望了…
“你一定在想,这图是谁留下的,都不太妥当,对么?”
吴邪点头。
“那你再看看,这边上的卦象图。”说吧,吴三省就担心的多问了一句:“你爹教的那点推演之术,你没还回去吧?”
吴邪大囧,机械的点了点头:“三叔,你有周易不…”
北冥有烤鱼于2017-01-29 21:12发布
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   下一页 目录
要发表评论,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