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时肆 >> [信白]梦醉西楼 >> END      
END
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   目录
夜幕初降,晚风习习。

李白提着一壶酒,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前,醉眼朦胧拍着大门。

守门的人听到动静忙开了门,见他站在外面似乎有些难为情,这位公子和老爷是挚友,但老爷吩咐过夜里不许任何人来打扰,“公子,我们老爷已经睡下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他才不会睡那么早!”李白不耐烦的挥挥手,径直朝府里走去。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重言,听说你从醉花楼里赎出来一位小倌,今儿来你府上也让我瞧瞧吧!”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李白把酒放在石桌上,拍着桌子叫嚷,引得不少下人探头探脑。韩信听到动静披了件外衫出来,就见自己的挚友面颊酡红,似醉如痴。平时一丝不苟束起来的长发,今夜不是为何任凭其散落在腰间,一身紫色华服在月色下增添了几分贵气。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府上的下人们看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老爷蹙起眉头,怕惹祸上身,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。韩信心里不太舒服,这家伙一路上就这模样醉醺醺的来到自己府上?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你喝醉了,今夜就在我府上歇息吧!”韩信说罢,将石凳上的人儿拦腰抱起。

“我没醉。”李白不服气的从他怀中跳下来,摇摇晃晃的才走了几步,就被人身后人重新抱入怀中。韩信看着他的眼睛,严肃的说:“别动,不然我就……”后半句话他没说,但却是低下头用行动表明了。李白只觉唇上一热,竟是韩信的嘴唇轻轻擦着他的嘴唇,那温热的触感稍纵即逝,李太白不由得抓紧了他的衣裳。

韩信闷声一笑,他怎么才发现这人儿喝醉了的时候更加可爱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将李白抱到床榻上,韩信细心地给他盖上被子,正欲离开,披在肩上的外衫就被人从身后拉住,从肩头落到地上。狐疑的转过头去,发现李白已经坐起身,一双眼睛盯着他,有几缕碎发散落在额前。那人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紧张的看着他。

韩信等了好半天,李白才结结巴巴的说出来,“心……心悦……心悦你。”

那蚊子般的声音小的可怜,但韩信却听到了。他笑着问,“你心悦于我?”

李白也是下足了决心,顺着他的话说,“我心悦于你。”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站在床前的人眼底满是笑意,大手摸上李白的发,天知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多久。

“今夜我们都别想睡了。”韩信将他翻身压倒在床榻上,同时伸出手拉下帷幔。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远远的,没有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只听见细微的低吟和床榻发出的咯吱声。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翌日。

李白坐在韩信的当铺里,百无聊赖的摇着扇子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韩信泡了一杯茶,放到桌上,问他,“后面还疼吗?”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李白瞥了一眼因为这句话一头撞上门框的伙计,摸了摸鼻子,“已经无碍了。”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
“你真把他赎出来了?”望着小伙计落荒而逃的背影,李太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前些日子,你路过醉花楼不是说这孩子这么小,太可怜了嘛,我就叫人把他赎出来了。正好当铺里还缺个小伙计帮忙,我就让叫老先生没事时教教他算账。”

李白点点头,韩信瞧着他话锋一转,“怎么,太白吃味了?”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“你今晚不想上床了?”

“你知道的,我不介意和你在别的地方做。”
保护版权 尊重作者 @ 露西弗俱乐部 www.lucifer-club.com
—END—

*未拉灯版,请见微博→@时肆今天发车了吗
时肆于2016-12-27 17:40发布
加入收藏 加大字体 缩小字体   目录
要发表评论,请先登录注册